6uo內蒙農場

浪子被關16年兒16歲! 妻「瞞懷孕」盼為他傳宗接代 ,「獄中捏陶」奪首獎20萬:只想讓兒子驕傲!

漫漫人生路中,誰都有可能會犯錯,但在犯錯之後又有幾個人會正視那些不堪過去,重新振作呢?他是64歲的李玉功,看似平凡又慈祥的一個伯伯,其實他的背後承載了一段令人感到心酸的人生故事。

起初李玉功在梨山老家幫忙賣水果,那時的他沒有任何不良嗜好,後來卻因為好奇心驅使讓他碰上了非法藥品,24歲開始因為各種違法案件進出監獄,就這樣到了47歲,假釋期間闖入民宅和飛車行搶,遭捕時更想自行結束生命,再加上過去幾年間的罪刑,最後刑期長達20年8個月,至今已在台中監獄服刑近17年,在這期間陳報11次假釋全被駁回。

由於李玉功認為自己的人生一蹋糊塗,於是跟妻子說不希望有孩子,但妻子為了替他傳宗接代,最後選擇瞞著他懷孕。回憶起那時,「我被關的第一天,老婆告訴我一個好消息,她懷孕4個月了!」聽到這樣震撼的消息,李玉功腦袋一片空白,有點不知所措,卻也默默感受到自己是個爸爸的使命感。

但這一家人的苦難也隨之接踵而來,兒子因為8個月早產住進加護病房,妻子也因為罹患肝病無法親子照顧孩子,必須回花蓮娘家靜養兒子,最後兒子只能託給弟弟、弟媳扶養,更令人難過的是,妻子在4年後離開了,家人沒有讓李玉功知道,於是他連送妻子最後一程都無法。

人生中相當大的轉捩點,是李玉功見到兒子第一天,那時母親抱著兒子來探望他,剛出加護病房的寶寶身體很虛弱,得戴著氧氣罩呼吸,李玉功看見自己的孩子為了活下去如此努力,如醍醐灌頂般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萎靡下去,得學會撐起整個家的責任。

家人偶爾會寄兒子的相片給李玉功,不能親眼見到他,於是李玉功便看著照片,在紙上畫畫兒子,根據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他說1天畫1張,每畫1張就覺得自己很羞愧,整整畫了3年,再把畫下的懺悔和思念寄給家人。

有次典獄長看見了他在畫畫,便問原本在裁縫工場的李玉功有沒有興趣到才藝舍坊,那時李玉功心裡想著:「過年三節才藝舍坊的受刑人可以懇親,我就可以抱抱兒子了。」於是他便參加了徵選。2006年時,李玉功進入了雕塑組,國中畢業的他未曾接觸過藝術相關理論,對於雕塑技巧和原理完全不了解。

3個月後他轉到陶藝組,開始學做茶壺,李玉功說:「老師領你到門前,進門就要靠自己了」,這也是李玉功發揮藝術細胞的起點。談起家人,李玉功最對不起的就是母親,因為無論他做錯多少事、被送進監獄多少次,母親或弟媳每個月一定會從梨山帶兒子來看看他,生活費也從來沒少給過。

然而在7年前,母親也離開他了,他遺憾地訴說著:「我媽很疼我,我也是個媽寶,她的忌日是我的生日,每年我的生日,她都會來看我,但那天她缺席了,我連她最後一面都沒見著…」至於兒子,李玉功也非常虧欠,他說兒子小時候有次來探望,母親要兒子喊爸爸,兒子卻脫口而出:「他又不是我爸爸…」

但李玉功非常能理解,畢竟自己似乎也從來沒有盡過父親的責任。後來兒子慢慢長大後才明白自己有兩個爸爸,一個生他的、一個養他的。「為人子、為人夫、為人父,我非常羞愧、非常難看。

」李玉功自責地嘆息,唯一能做的就是念經,把功德迴向給那些為他付出一切的家人們。

為了重新做人,也為了兒子心中的好爸爸,李玉功選擇不再上訴,對與錯他自認很清楚,該付的代價就是要付。去年兒子讀高工夜間部一年級,早熟的她已經開始打工,賺到第一份薪水時更寄了2千元給他,讓李玉功直呼:「我真是羞愧又感動。」

為了兒子,李玉功決定勇敢追夢,「我抱著老來追夢,一直追著的就是要讓兒子能以我為榮,在別人面前、在成長過程抬的起頭,也要翻轉我是受刑人的可恥!」每天一大早進工場,幾乎沒有休息時間,他滿腦子只想鑽研茶壺。10幾年的拚搏下來,李玉功做壺的功力磨得專精,作品各個細節都相當精緻。

然而他卻遇到了一樣瓶頸,那就是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創作風格,直到2年前母親忌日也是他的生日那天。那天晚上李玉功一直想起母親睡不安穩,於是毅然暫時拋開茶壺創作,專心唸心經迴向給母親,而這樣的喘息反而讓他靈光一閃,參破「借形創形、器形重生」,

他一直在思考要如何「從無到有」卻反而造成了很多設計盲點,「直接把現有的形體轉化為自己想要的器形就可以了呀!」去年底,他創作的「太極暖壺」參加苗栗陶藝競賽,憑藉著這作品的技法、創意發想,以及傳統現代文化交融,李玉功拿下工藝設計組經典首獎,獎金20萬元,是藝舍坊前所未有的紀錄。

以上圖片取自 蘋果日報

現在的李玉功已經重新找到自己的價值了,他不太說自己「後悔」,因為對他來說,生活處處都能提醒他過去走過的那些路,「這趟進來,才算是人生這10幾年來,過得像個人!」看得出來他已經釋懷。他打算在出獄後成立工作室,,還計劃要到中國去參加實做競賽,他開心地表示自己已達成了最大心願,那就是成為兒子驕傲。

Loading...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384)